2016-01-31 开卷有益 Knowledge is Power

2016/1/29 posted in  天书

负利率的挑战,如何处理正态波动率?

风控斋-朱声尧

大家好,首先感谢Steven邀请我开始在这个专栏里写文章,先简单介绍一下我自己,我在金融危机之后开始在国内从事市场风险的模型建模,近期加入了欧洲一家主要银行从事交易对手信用风险的模型建模工作,我的建模经验主要集中于交易组合损益分布的两端,即损失端(市场风险)以及盈利端(交易对手信用风险),金融行业的风险控制是个非常大的课题,也是金融行业里目前最动态,新东西出来的最多的几个领域之一。很高兴能有这样一个平台跟大家交流行业里的最新动态。今天我想讨论一下负利率带来的挑战,负利率在欧洲已经有一段时间了,负利率的出现对很多银行的利率模型的影响是很大的,在主流市场出现负利率的现象之前,很多利率模型都在假设利率不可能出现负值,这其中包括作为给利率顶,利率底和利率掉期期权定价的标准Black Model。

负利率的挑战,如何处理正态波动率?(续)

风控斋-朱声尧

上文讲了正态波动率的由来和为何需要进行转换,算是介绍了问题的背景,本文主要介绍几种从正态波动率转化到Black波动率(lognormal)的方法。两种转换方法第一种我把其称为直接转换,其原理非常直接简单粗暴,即直接写下两个模型的SDE方程如下:

LGD(loss given default)建模与预测

风控斋-Steven Li

首先要声明,笔者并非LGD modeling的专家,本文只是反映笔者本人对这方面的看法和理解,错误疏漏请勿抛砖,欢迎真正的行家补充指正。作为default risk modeling的一个重要参数,LGD modeling 的重要性长期以来并未引起业界的足够重视,这主要指的是相对于PD即违约概率而言。其中一个原因也许是估计LGD对其建模并非一件易事。首先,LGD的精确定义存在含糊性。

违约风险资本-标准法与内部模型法

风控斋-Steven Li

对于FRTB资本框架下的违约风险,在QIS前后我不断地从风控和交易部门的高级管理层收到这样的疑问:为什么对于许多交易平台的资产组合,使用标准法(SBA)得到的资本率水平要远低于内部模型法(IMA)得到的资本率?这是个杀伤力很大的问题,言下之意:既然用标准法可以得到更低的资本率,那公司为什么还有必要花费大量的投资养你们这些risk quant研发这么复杂的模型却无法为公司获得更低的资本率?因此,妥善地回答这个问题实际上也是在come up with justifications for the existence of risk quants in the bank.

浅议Margin Period of Risk,对手风险当中的交割期限风险

风控斋-朱声尧

忙完最新一季的CVA QIS,终于有时间继续研究交易对手信用风险模型中的几个热点问题了。除了PFE,EE,XVA之类的热点话题之外,另外一个最近几年一直被提及的交易对手信用风险建模热点话题就是margin period of risk,简称MPOR。